为何要选择「探戈」

图片 1

他是良知,他是火山,他是人类电影精华。

上面这一句是我数年前对这部电影给出的短评。前面的两个「他」说的是影片中的角色「弗兰克」,而后面那个「他」则是指阿尔·帕西诺。帕西诺塑造过无数经典角色,《教父》中的迈克尔、《疤面煞星》中的托尼、《情枭的黎明》中的卡里托、《魔鬼代言人》中撒旦,个个精彩绝伦,但个人最喜欢的当属本片里的弗兰克,可以说是演员和角色相互成就,几乎凭一己之力撑起了整部作品。

《闻香识女人》改编自意大利作家乔瓦尼·阿尔皮诺的同名小说,事实上1974年在意大利就曾有过一部改编电影,虽然此片也拿到过奖项和提名,然而与92年版相比其知名度却不止差了一筹。值得一提的是,老版的导演迪诺·里西也对新版的改编提出过建议。在马丁·布莱斯特的执导下,新版《闻香识女人》植根于美国社会,时代背景也有所不同,被赋予了崭新的内涵和意蕴。

图片 2

影片中有三大高潮——一场浪漫的探戈、一次肆意的飚车、一段酣畅的演讲。但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无疑是那一场探戈。弗兰克和查理在高档餐厅中邂逅了等待男友的美人唐娜,弗兰克在此展示了无与伦比的「闻香」技能和出众口才,如愿以偿地邀请了对方与自己共舞一曲。在加德尔那首著名的《只差一步》(Por Una Cabeza)的伴奏下,两人翩翩起舞、配合默契、水乳交融,堪称影史经典段落。

为何要选择「探戈」?为何要选择《只差一步》?不清楚编导的想法。不过个人的理解就是两个字:「矛盾」,而「矛盾」正是这部电影的关键字。探戈种类众多,其中最知名、感情最浓烈的便是阿根廷探戈,在一次次的蟹行猫步和猛然回首中,阿根廷移民把既热爱南美大陆又怀念欧洲故土的矛盾心理表达得淋漓尽致。再看《只差一步》,采用ABAB曲式,初时慵懒舒缓,后转激情澎湃,两个部分呈现出矛盾而又错落有致的风格。故此,舞种和曲子的选择是和影片要旨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闻香识女人》中的「矛盾」体现在许多方面,尤其在弗兰克身上最为明显。他出身行伍,高光时期做过巴顿将军的副官,还当过总统的幕僚,但因事故而双目失明后人生境遇急转直下,前后身份和地位的落差以及长期缺乏家庭的温暖,致使其失去了生活下去的勇气,乃至企图自杀了断。而这又反映到了他性格和行为的矛盾上,既渴望温情又不信温情;既外表强悍又内心脆弱;既愤世嫉俗又热爱生活;既放浪形骸、粗暴无礼,又幽默风趣、谈吐不凡。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又敬又怕的矛盾综合体。

图片 3

而年轻学生查理也有着面临人生转折的矛盾心理。他目击了几个同学对校长的恶作剧,因而受到校长的威逼利诱,若是招供的话便可拿到上哈佛的推荐,否则就要被开除学籍。对一个穷学生而言,是抓住晋升名校的机会,还是坚守自己的道德信仰,这一两难处境也令其进退失据、内心彷徨。

正是这看似格格不入的两人,没想到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在相处过程中逐渐被对方真诚、高尚的人格所打动,完成了各自的救赎与教化。查理的含泪苦劝让弗兰克打消了轻生的念头,而弗兰克在博德学校的一番演讲也挽救了差点被社会扼杀的查理。

弗兰克为查理辩护的情节是本片真正的高潮。《闻香识女人》当年在奥斯卡奖的竞争中不敌伊斯特伍德的《不可饶恕》,模式化的情节是败因之一。不过尽管如此,影片中用以突出刻画人物的那些精辟微妙而又耐人寻味的对白仍令人击节赞叹,其中最精彩的莫过于「辩护」这场戏。弗兰克的话句句鞭辟入里、掷地有声,不仅维护了查理,更抨击了美国社会扭曲的价值观,整个演说激昂慷慨、荡气回肠,让听者无不醍醐灌顶、深思不已。

图片 4

这里必须为影片创造性的改编叫好。在弗兰克和查理身上,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当时许多现实问题的缩影。前者是美国广大退伍军人的代言人,他们在精神上极度空虚,渴望得到社会的关心和尊重,同时深受爱国主义信条熏陶的他们又对当时美国的政坛与社会(六七十年代)感到失望;而后者及其同学代表着美国的年轻一代,社会风气的腐坏使他们中大多数人在价值观和道德标准方面背离了传统,毫无荣誉感和责任感可言,同时教育制度也极为僵化,注重外部名利,忽视人格品德,无数纯洁的灵魂因此被残酷扼杀。

当然,更发人深省的是本片对人生哲理的隐喻。在「探戈」与「飚车」这两个桥段中,都以「万事开头难」—「人生高峰」—「遭遇困境」—「峰回路转」的循环来喻示人生,有巅峰、有低谷、有毁灭、但又充满了未知的变数。弗兰克和查理都是只差了一步便走到了毁灭的边缘,正如弗兰克在邀舞时对唐娜所说的那样:「跳探戈不会犯错,这不像生活。」人生对谁来说都不容易,但只要不放弃生存的目标,人生终会美好,生存的意义永远大于没有价值的死亡。

图片 5

本文由mobile365发布于娱乐说教,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何要选择「探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