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汗改称皇帝并改国号为清的皇太极亲率十万大

朝鲜李氏王朝电影排序: 《观相》“世祖”(明景泰、成化) 《双面君王》“光海君”(明万历) 《南汉山城》“仁祖”(明天启、崇祯) 《思悼》“英祖”(清雍、乾) 《逆鳞》“正祖”(清乾、嘉) 《南汉山城》篇 2017.10.3上映 故事发生在1636年隆冬(崇祯九年),由汗改称皇帝并改国号为清的皇太极亲率十万大军第二次入侵朝鲜,十二天便抵达王京城下。仁祖率领文武百官退守南汉山城,被困四十七天后仁祖从西门而出,身着蓝衣徒步至清军营,对皇太极行三拜九叩大礼伏地请罪,奉清为正朔,皇太极降旨赦之。史称“丙子胡乱”! 《南汉山城》会刷新多数人对韩影煽情、意淫、自黑等大俗气质的认识。 整部电影阴冷、沉闷、缓缓的叙述着,态度坦然,赤条条的将一段民族耻辱摊在那里。对跪了一地的昏臣和自身薄弱的军事实力不加粉饰。也没有丑化敌人,骇人的红衣大炮生生轰倒仁祖栖身的宫殿,朝鲜军遍野尸骸是骁勇的清军之罪还是优柔仁祖仰或是愚将之过? 难得,电影不带一丝批判色彩! 二刷下来,真是很平淡的一部戏。影片里找不到政治导向,没有对昔日君王道出怜惜,也没有对敌人生出仇恨,娓娓道来的是一段历史,不带任何创作情感的,几近真实的故事。 (金尚宪的自杀与事实不符,百度显示上吊未遂。) 开篇出场的是仁祖派去刺探清军的求和派崔鸣吉,一人一马立于乱箭之前而不动声色的李秉宪,早已认清敌我实力悬殊,宁愿自己背负不忠不义的忤逆之名,誓保仁祖性命求得百姓一条生路。 (跳戏啦!李秉宪呀,当年你假冒光海君时背弃明朝与后金私相往来,才有了仁祖背弃与后金建立的兄弟交好盟约,给了清军进犯的理由。) 随后出场的是真心视大明为君为父的金尚宪。忠明奉君是不可动摇的信念,哪怕只是一名老船夫,跟了我还好,留下你助清军是万万不能的,只要存了变节之心他就会挥刀除之。 两人虽立场不同,朝堂上力辩不断,但是某些时刻又会默契同声,只因皆为忠臣啊!主和斥和、孰对孰错全凭今日看官心意。 虽有大咖出演,导演却没有刻意制造飙戏的桥段。朝堂上针锋相对,但是都低着头、帽檐半遮,情绪起伏全凭语调高低台词功夫。几场本可煽情的段落也都处理的内敛克制。 送出议和书的前夜,崔鸣吉自知以后将背上逆贼之名,恐怕无法继续辅佐仁祖,所以对仁祖说道:请不要抛弃金尚宪,他是这城内唯一的忠臣。仁祖回答:爱卿也是寡人的忠臣啊!这时隔着纱帽,李秉宪盈盈泪光,忍的恰到好处。 同时,彼处。风雪中矗立一晚,期盼烽火的金尚宪。手提佩刀、身披薄雪,胸怀壮志又无可奈何,金允石也忍住了! 仁祖从始至终神态平静,偶有语气急促焦虑,但是面色倒真像王一样端的住。向皇太极行三拜九叩时仁祖面色苍白,叩首时竭力的用呼吸压制万般不堪。相较于高台上端坐,雄厚嗓音的皇太极,高下立显纵有不甘也无可奈何。只在此时,崔鸣吉才隐忍不住的啜泣出声。 坂本龙一的配乐很是符合本剧的气质。 满人都说着满语,查证发现满语几近消失,作为普通观众分辨不出说的是否标准,就说这份用心就够称道的。 韩影也开始试着平和了,好像别人都在进步,只有······ 刚刚看到李秉宪和金允石同获提名与宋康昊角逐影帝。本来以为宋康昊稳拿影帝,看了《南》觉得结果似乎不太好预判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小鱼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mobile365发布于娱乐说教,转载请注明出处:由汗改称皇帝并改国号为清的皇太极亲率十万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