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高宗软弱、武则天残暴

很多人根深蒂固的观念认为,唐高宗软弱、武则天残暴。然而,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百家讲坛》主讲人孟宪实,要把这些观点纠正过来。前天上午,他带着新书《唐高宗的真相》来到南京金陵图书馆“金陵讲坛”,为听众做了一场“被弱智化的唐高宗和被妖魔化的武则天”的演讲,他以细腻的分析和平实的语境,赢得了满场喝彩声。  勾引才人  唐高宗并不是胆小之辈  在研究唐史时,孟宪实发现了一个不同的结论:唐高宗李治并非史书描述的很软弱。“史书一方面讲唐高宗很软弱,另一方面有些事情明显不是软弱的表现,这种概括明显有问题。”孟宪实觉得唐高宗是一个冤案,其实唐高宗是一个外圆内方、心思缜密、胆大心细的人。孟宪实说,唐太宗在世时,高宗利用父亲生病的机会,勾引了父亲的“才人”武则天,他俩发生了关系。“太子喜欢皇帝的女人,这种"乱伦"显然是违反纲常的,但是他还是勾引了,说明这家伙一点也不老实,更不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我看他是主动的,按照当时武则天的处境,她不敢胡来。”所以这证明李治的孝、他

的仁都是做给唐太宗看,做给大臣看的,背地里他不露声色,该他做的,他表现得很好,不该他做的,他想做也偷偷地做了。  传统史学  妖魔武则天弱智唐高宗  “为了妖魔化武则天,不得不把高宗写得很弱智。”过去的史书讲到高宗时,基本都是把武则天当一号人物,把唐高宗当二号人物,让人觉得武则天是唐高宗背后更厉害的角色,孟宪实认为这是对武则天的妖魔化。《资治通鉴》为什么妖魔化武则天?就是为了提醒宋朝的当政者,武则天不能在宋朝出现,上来就把武则天写得很坏,她有野心从进宫开始就准备当皇帝。所以像写《资治通鉴》的司马光,写《新唐书》的欧阳修身为历史学家又是政治家的双重角色,普通读者难以从中窥查。唐高宗何以背上千年软弱无能的“黑锅”呢?在孟宪实看来,一方面,有客观的原因,“前面有个唐太宗,高大全,后面有个武则天,"邪派领袖",一正一邪,把唐高宗压在中间施展不开。”唐高宗成了妖魔化武则天的副产品。  没杀女儿  武则天有小鸟依人一面   对史书记载武则天杀女一事,孟宪实感叹说。“其实武则天哪,也怪可怜的。因美貌出众被召进宫中做了才人,太宗赐给她武媚的称号。但她一丁点也没有朝廷的依靠势力,和唐高宗的感情是她唯一的资本。”至于“公主之死”,那是一系列妖魔化的描写之一。《资治通鉴》上说,武则天趁王皇后来看她刚出生的女儿之际,亲手掐死了女儿并诬陷王皇后。孟宪实说,“事实上是不可能,史书进行了文学性的描写,时间交代不清,细节之处值得怀疑,事实上是自然夭折。杀女儿这件事不澄清,武则天的形象就立不起来。”至于“狮子骢”的故事就更不可信。唐太宗的宠马,武则天敢说用铁鞭、铁挝、匕首制服吗?孟宪实认为,这与唐高宗喜欢小鸟依人的女人不符。  篡权称帝  诞生一位女皇帝挺好玩   至于武则天称帝的举动,孟宪实解释说:“武则天太超前了,超出了人们的想象。武则天的形象也是分阶段的,这和高宗有一比,高宗在太宗的时期,就是一乖儿子,要多乖有多乖,武则天在高宗面前是一乖媳妇,要多乖有多乖,一副没有野心的样子。因为女人要当政, 她必须依靠娘家的势力,可她对娘家的势力处理得很干脆,不讲任何私情、面子,这都给高宗留下十分良好的印象。而且高宗死的时候56岁,武则天那时候已经60岁了。60岁的一个老太太,儿子都20多岁了,你想高宗能预料到这个60岁的老太太还会去做皇帝吗?所以没法观察得到。另外,当时确实比较开放,人们对于是否女人当皇帝都无所谓了。在孟宪实看来,如果从纯粹历史审美这个角度讲,出来一个女皇帝还是挺好玩的一件事。  

本文由mobile365发布于今日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唐高宗软弱、武则天残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