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桃花的马尾绣在贵州十分有名

  □ 本报特约记者 施晓亮 本报特约通讯员 刘国栋

  在黔南深山生活的水族,以神秘的水书文字和精湛的马尾绣手工艺而闻名于世。8年前,记者在贵州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三都水族自治县采访了时任该县水族研究所所长的王品魁,这是位从事了40余年水族文化研究的领军人物。

  此次重访,我们想再联系采访王品魁,却获悉老人已在数年前去世了。现任研究所所长潘兴文告诉记者,由于年轻人外出打工,水书先生的传承面临断代。值得庆幸的是,此行我们找到了一位马尾绣传承人韦桃花,她不仅传承和创新了水族的传统手工技艺,而且试水民族手工艺品市场化,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韦桃花带领马尾绣冲出国门

  韦桃花的马尾绣在贵州十分有名。2006年9月,在多彩贵州旅游商品设计大赛、能工巧匠选拔大赛总决赛上,她凭借精湛的马尾绣工艺夺得贵州名匠特等奖,位列100名贵州名匠之首。

  韦桃花是一名市场意识很强的手工艺人,她以自己的名字注册了韦桃花马尾绣的商标,这在三都乃至贵州绝无仅有。她还在三都县城的繁华路段开了两家马尾绣专卖店。

  马尾绣制作工艺十分繁杂,由于纯手工制作,工序琐细,为便于操作,水家绣花女往往将绣品分解成若干小片,待每一片都完工后,再用针线将它们按次序缝在一起。一件完整的马尾绣工艺品犹如一幅美轮美奂的彩色浮雕,造型抽象、概括、夸张。

  一般来说,马尾绣主要用于制作背小孩的背带及翘尖绣花鞋、女性的围腰和胸牌、童帽、荷包、刀鞘护套等。其中以民间传统的马尾绣背带最能集中体现这一古老工艺的精湛水平。经过52道工序,历时一年左右时间才能绣成的马尾绣背带,常被水族人家看作是体面和富有的标志。

  韦桃花告诉记者,水族女子出嫁后,生育第一个孩子,马尾绣背带是娘家探视新生孩儿的必备礼物。每个水族女子一生只能得到一副娘家送的马尾绣背带,即使另嫁再生,娘家也不会再送。在无数个水族家庭里,兄弟姐妹都是由一副马尾绣背带背大的。孩子们长大后,背带就会藏入箱底,作为祖传的子孙背带。

  自从获得了贵州名匠的称号,韦桃花的名字一下子从偏远的山村冲出了三都,冲出了贵州。2008年奥运会,她应邀进驻北京奥林匹克公园公共区的贵州祥云小屋,参与《中国故事》大型文化展示活动,现场表演马尾绣绝活。

  有一件马尾绣我开价5000元,老外嫌贵,我当场给他演示了马尾绣的做法,看完以后,他毫不犹豫地付款了。韦桃花骄傲地说。

  祥云小屋是韦桃花马尾绣第一次在各国游客面前公开亮相。良好的市场反响让韦桃花信心大增:原来老祖宗留下的手艺这么值钱。她心里琢磨着如何能把马尾绣产业做得更好更大。

  去年年初,县政府鼓励我到县城开店,让我开办培训班,培训农村妇女马尾绣绣法,我再负责收上来销售。韦桃花说,她先后举办了10多次培训班,超过1000名学员跟着她学习了马尾绣。韦桃花销售的马尾绣,均价达300多元,开店一年就已经有了不错的经济效益。

  2011年4月,韦桃花带着200多件马尾绣作品前往意大利,参加手工业及工艺礼品国际博览会,半个月的功夫就挣了几万元外币回来。那些外国友人看了,直喊good!马尾绣供不应求。她高兴地说。

  走出国门的韦桃花马尾绣,2011年的外国订单就有1000多幅,有了稳定的销路。现在,韦桃花盘算着把马尾绣做得更大,她很有信心地说:都说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我相信桃花马尾绣做大做强不是个梦。

  水书神秘而珍贵,水书传承面临断代

  相比之下,水族另一传统文化水书却没有那么幸运。

  继任水书研究所所长的潘兴文,原是一位中学老师,因对本民族流传下来的水书十分痴迷,慢慢进入了水书研究领域,并小有名气。可是,他自己连门槛都没进!因为水书博大精深,很多人的研究都是停留在外围,很难进入它的核心领域。

  被世人视为神秘文字的水书,是水族信仰文化、民间知识杂糅的典籍。据考证,水族发源于睢水流域(今河南中原地区),后南迁融入百越族群,之后溯流进入龙江、都柳江地区生息,水书与之辗转相随。

  据潘兴文介绍,水族文字大约有400多个,用于记载水族的时日、方位、星象、占卜等内容,主要由水族鬼师代代秘传。水书不仅收藏了水族的古老语言文字资料和原始宗教资料,而且还保存了珍贵的水族天文、历法等资料,对研究水族古代社会历史文化具有重要价值。潘兴文说。

  水族信鬼神,在日常生活都需要用到水书。但不是所有人都能看懂水书,或者能够学习水书,只有水书先生才能掌握。在水族聚居区,一般一个村寨或几个村寨共用一个水书先生。截至目前,水书研究所登记在册的水书先生有7位,去世了两位,水书的传承面临着断代。

  据介绍,成为一名水书先生,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聪慧、拥有超强的记忆力,因为水族文字的一个字符可能代表着一段或几段含义,必须口授心记;二是热心,要有一心为族人服务的热情。如果寨子里发生了事情,需要请水书先生时,即使生病卧床,他也要起身去给事主排忧解难。这是传下来的规矩,而且报酬很低。

  现在的年轻人打工的打工,挣钱的挣钱,哪里还会有人学水书呢?潘兴文感慨地说。

本文由mobile365发布于今日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  韦桃花的马尾绣在贵州十分有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